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專題報道 / 疫情防控 / 防控動態

2020

09/07

10:23

來源:

新華社

【sf集運】

瀏覽量:

標籤

同舟共濟戰“疫”記 ——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全紀實

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全球公共衞生突發事件。

面對前所未見、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國率先報告、率先出徵,以對全人類負責的態度,打響了一場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千萬人口大市、九省通衢之地關閉離漢通道;4萬餘名醫務人員白衣執甲,星夜馳援;14億中國人信心堅定,眾志成城……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勇敢的防控措施,也是前所未有的主動犧牲。

跨越冬與春,經歷死與生。

在這場波瀾壯闊的抗疫鬥爭中,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提出“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的總要求,明確“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總目標,因時因勢調整防控策略。

始終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國以堅決果斷的勇氣和決心,採取前所未有科學精準的防控策略和措施,經過艱苦卓絕努力,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初步遏制了疫情蔓延勢頭,用兩個月左右的時間將本土每日新增病例控制在個位數以內,用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取得了武漢保衞戰、湖北保衞戰的決定性成果,疫情防控阻擊戰取得重大戰略成果,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取得積極成效。

中國人民挺過來了!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各國人民同舟共濟,共克時艱,就一定能夠戰勝困難和挑戰,建設更加美好的世界。

(一)20191231日,武漢。

這一天中午,武漢市衞健委公開通報了一種不明原因的肺炎情況。

通報指出:“目前已發現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並對病例臨牀表現進行了描述。

不同尋常的跡象,首先在兩家三級醫院——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和武漢市中心醫院被發現。

12月的武漢,陰冷潮濕。

26日開始,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症醫學科主任張繼先陸續接診多例奇怪的肺炎病人:先是肺部CT表現一樣的一家三口,然後是一個華南海鮮市場的商户。

“一家三口來看病,又同時得一樣的病,除非是傳染病。”曾參與過非典救治的張繼先警覺起來。

1227日,張繼先把這4個可疑病例向醫院做了彙報,醫院上報給武漢市江漢區疾控中心。

這一天傍晚,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和副院長黃朝林在辦公室裏接到來自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的電話。對方希望轉診一位不明原因肺炎病人,並提示説,這可能是一種新的病毒感染。

金銀潭醫院——武漢唯一一家傳染病專科醫院。這個電話提醒,讓張定宇腦子裏的那根弦一下子繃緊了。

1229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再次上報7例聚集性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湖北省、武漢市衞健委疾控處接到報告後,指示武漢市疾控中心、金銀潭醫院和江漢區疾控中心,到該院進行流行病學調查。

由於病人已排查過各種常見病毒,1230日一早,張定宇帶領團隊採集該院最早收治的7名病人的支氣管肺泡灌洗液,並送往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進行檢測。

就像一塊塊破碎的“拼圖”漸漸聚合:不同於此前有些咽拭子檢測呈陰性的結果,肺泡灌洗液的SARS核酸檢測全部呈陽性。

當日,武漢市衞健委向轄區醫療機構發佈《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各單位立即清查統計近一週接診過的類似病例,並於下午4點前報送。

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中國疾控中心瞭解核實情況後,連夜組織調度。

1231日,國家衞健委前方工作組乘坐第一班北京飛武漢的航班到達。第一批專家組隨後抵漢。非典後,我國於20041月啓用傳染病與突發公共衞生事件監測信息系統(網絡直報系統),覆蓋全國衞生機構,不明原因肺炎是其監測、報告的重點之一。

31日下午,該直報系統收到“武漢江漢區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聚集性肺炎疫情”的報告。

2020年元旦,國家衞健委一位負責人帶領有關人員,赴武漢督促指導當地疫情防控工作。

一批科學家、專家聞令而動,爭分奪秒開展病毒溯源、病毒傳播方式、傳染性和毒力強弱等研究,研判疫情形勢。

11日上午8時,國家疾控專家抵達華南海鮮市場,針對病例相關商户及街區集中採集環境樣本515份,運送至病毒所檢測。

基於初步調查結果,華南海鮮市場關閉。

12日,接到湖北省送檢的病例標本,中國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專家武桂珍和病毒病所譚文傑團隊、趙翔團隊等迅即投入一場破譯病毒遺傳密碼的“接力賽”。

24個小時後,病毒的全長基因組序列被破解。基因組比對結果顯示,該病毒與已知的冠狀病毒差別較大,與SARS的相似性為82%

13日,中國疾控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軍事醫學科學院四大頂尖科研機構開展了對病例樣本的實驗室平行檢測。

儘管此時對病毒還有許多未知,情況撲朔迷離,但中國第一時間向世界發出警示——

202013日起,中方定期與世界衞生組織、包括美國在內的有關國家、地區組織以及中國港澳台地區,及時主動通報疫情信息。

14日起,中國疾控中心負責人與美國疾控中心主任多次通電話,介紹疫情有關情況,交流技術協作事宜。

15日,世界衞生組織首次就中國武漢出現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進行通報。

在全球流感共享數據庫和美國國家生物技術信息中心建立的DNA序列數據庫中,中國科學家第一時間上傳了病毒基因序列。

此後一週之內,中國又相繼將病毒核酸檢測引物探針、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通報給世衞組織。

這意味着,全世界都可以共享這些源頭技術信息,從而開發檢測試劑、研製疫苗等,與病毒正面“交鋒”!

17日,鎖定新冠病毒“真兇”的重要實驗證據出爐。中國疾控中心在電鏡下觀察到典型的冠狀病毒的顆粒形態,成功分離首株新冠病毒毒株。

8天確定病原體!而17年前,全世界花費數月才追蹤到SARS是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原體。

19日,國家衞健委專家評估組對外發布武漢不明原因病毒肺炎病原信息,病原體初步判斷為新型冠狀病毒。

“在如此短時間內初步鑑定出病毒是一項顯著成就。”世界衞生組織網站當日評價。

至此,“新型冠狀病毒”,一個陌生的詞彙,裹挾着對無數生命的睥睨席捲而來。

武漢同濟醫院發熱門診病人從日均四五十人,最高峯一下陡增至上千人。

來自一線的疫情、不斷深入的科學認識等信息,送到決策者的案頭。

疫情發生後,習近平總書記時刻關注疫情形勢,把疫情防控作為頭等大事來抓,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作出許多重要指示和批示。

17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18日,國家衞健委第二批專家組抵達武漢,修訂完善了新冠肺炎的診療、監測、流行病學調查處置、採樣檢測等方法。

起病隱匿、潛伏期較長、無症狀感染者……狡猾的新冠病毒讓防控變得異常困難。

113日,世界衞生組織發表聲明説,已收到在泰國確診一名中國旅客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報告。

這意味着,武漢現有的社會管控措施,已難以阻止疫情蔓延。

儘快研判疫情形勢,為決策提供參考,成為當務之急。

118日,84歲的鐘南山院士從廣州擠上了開往武漢的列車。

即將抵達武漢的鐘南山,是國家醫療與防控高級別專家組組長。其他成員分別是國家傳染病重點學科帶頭人李蘭娟院士等。

6位院士專家臨危受命、由國家衞健委緊急召集而來,就是要與前期派駐前方的工作組共同研判疫情形勢,為中央提出決策參考。

119日,高級別專家組上午參加疫情研討會後,立刻前往武漢金銀潭醫院和武漢疾控中心實地調研。中午來不及休息,下午開會到5點,又登上飛往北京的航班。到達北京,一行人馬上趕往國家衞健委開會,回到酒店,已是凌晨。

在武漢取得第一手調查資料後,專家組成員越來越確信:新冠病毒有人傳人現象!

“因此我們呼籲,武漢人不要出去,外地人不要進來。”專家組成員回憶。

120日一早,6位高級別專家走進中南海,直接面對決策層,彙報了對疫情的研判意見。

當天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也專門加設疫情防控部署一項議程,鍾南山、李蘭娟應邀列席,並就疫情防控與救治等提出具體建議。

這是戰“疫”局勢發生根本性變化的轉折點——

120日,習近平總書記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把人民羣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

當日下午,國家衞健委組織高級別專家組召開記者會,組長鍾南山面色凝重:“現在可以説,肯定的,有人傳人現象。”

正值春節期間,人員大範圍密集流動。武漢,就在春運的樞紐位置上,是九省通衢、人潮聚散之地。

疫情防控,當斷則斷。

120日,國家衞健委發佈公告,將新冠肺炎納入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實行甲類管理。由國家衞健委牽頭,包括30多個部門的聯防聯控工作機制成立。

與此同時,中國及時與世界相關國家和國際組織通報交流相關情況。

1月下旬以來,習近平主席與多位外國政要及國際組織負責人通話或會見,保持密切溝通,分享中國疫情防控情況,傳遞中國人民團結一致奮勇戰“疫”的堅定決心。

新冠肺炎疫情的兇險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金銀潭醫院的ICU裏,躺滿了呼吸衰竭的重症病人。由於患者激增,試劑盒短缺,很多疑似患者無法接受檢測。醫院確診不了,回家又怕傳染家人,四處奔走、備受煎熬的他們,也成為巨大的流動傳染源。

處在風暴中心的湖北和武漢,開始進入“戰時”狀態——

122日,湖北省啓動重大突發公共衞生事件Ⅱ級應急響應,2天后升級為Ⅰ級響應。

123日,武漢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關閉了離漢通道。

這是一個艱難的重大決定。恰逢中國春運這一人類最大規模的人口遷徙,對一個超千萬人口的現代化大都市“封城”,決策者面臨空前的壓力。

習近平總書記説:“作出這一決策,需要巨大政治勇氣,但該出手時必須出手,否則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猝不及防間,面對人類與病毒世界的一場新戰爭,一個14億人口的國度毫不猶豫,率先打響阻擊戰。

123日起,30個省區市相繼啓動“重大突發公共衞生事件I級響應”,制定落實社區的防控措施,實行網格化、地毯式管理;

延長2020年春節假期,大專院校、中小學推遲開學,全國兩會推遲召開……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地採取“外防輸入、內防擴散”措施,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全國疫情防控正式展開。

隔一座城,護一國人。

中國這一史無前例的防控之舉,也是給全球各國發出的最明確的警示信號。

“疫情是魔鬼,我們不能讓魔鬼藏匿。”128日,習近平主席在北京會見世界衞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説。

全球也對中國的疫情防控舉措高度關注。路透社、泰晤士報認為,關閉離漢通道是現代醫學史上的首次嘗試。但也有媒體援引專家觀點認為,沒有證據表明“封城”的有效性,隔離可能引發恐慌,加劇醫療資源緊張。

所謂的好與壞、有效或無效,最終都要靠事實説話。傳染病防控從來都是一個逐步認識的過程,是人類與病毒有輸有贏的殘酷交鋒。

中國採取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隔離檢疫法,“流動的中國”果斷按下“暫停鍵”。到320日本土病例階段性消失,中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數從800餘例到8萬餘例,用時57天,有效延緩了病毒傳播!

美國耶魯大學和中國暨南大學合作開展的一項新研究顯示,截至229日,在中國實施的國家級和省級公共衞生措施,可能在湖北以外避免了超過140萬人感染和5.6萬人死亡,並使得反映病毒傳播情況的基本感染數(R0)從1月底的2.992迅速降低為2月底的1.243,並在湖北以外降至0.614

“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這是中國製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鑑。”世衞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説。

(二)202012310點整,不鏽鋼護欄將進站口完全封住,武漢、漢口、武昌三大車站進站口通道正式關閉。

500多萬人在此之前離開武漢,但還有900萬人留在這裏。看不見、摸不着的新冠病毒,讓許多人感覺到恐懼。

相比關閉對外通道,更危險更艱鉅的挑戰,是如何在千萬人口的城市內防止疫情再擴散蔓延。

醫護人員對生命的責任感,超越了對未知的恐懼。6萬多名本地醫務人員率先築起“白色長城”。

求醫、問藥、囤生活必需品……這個春節,武漢人終生難忘。各醫院發熱門診擠滿病人,醫生們吃餅乾、方便麪當年夜飯的畫面、視頻刷屏了。

億萬中國人收看的鼠年春晚臨時加入抗擊疫情節目。“隔離病毒,但絕不會隔離愛”這句話,讓無數人眼含熱淚。

關鍵時刻,習近平總書記發出“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的總動員!

125日,農曆正月初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對疫情防控工作進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動員。

“生命重於泰山”——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決定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向湖北等疫情嚴重地區派出中央指導組,全面加強對疫情防控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在黨中央要求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充分發揮抗擊疫情中的統籌協調作用。

一城之重,關乎全局。

調集全國最優秀的醫生、最先進的設備、最急需的資源,為的就是最大程度提高檢測率、治癒率,最大程度降低感染率、病亡率。這五個“最”一直貫穿了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救治的始終。

萬家團圓的除夕夜,一架架飛機卻“逆行”而來——目的地:武漢天河機場!武漢抗疫成為2008年汶川地震後全國最大的一次災難救援行動。

127日,受習近平總書記委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李克強赴武漢考察指導疫情防控工作,代表黨中央、國務院慰問疫情防控一線的醫務人員。

同一天,以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為組長的中央指導組進駐武漢,在漢期間多次就公開透明發布疫情信息提出要求。

131日,世衞組織宣佈新冠肺炎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衞生事件。

此後,李蘭娟、王辰、黃璐琦、張伯禮、陳薇、喬傑、仝小林等多位院士專家,帶領精鋭團隊從八方齊聚武漢。

“大家、全國幫忙,武漢是能夠過關的。武漢本來就是一座很英雄的城市。”鍾南山1月底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眼含淚光地説。

2月開始,來自十餘個省份的綜合醫院重症醫學科骨幹團隊,由院長或者書記帶隊,整建制接管新病區,並帶來呼吸機、監護儀、ECMO等救命設備。

在這場馳援湖北的生命大救援中,4.26萬名醫務人員、900多名公共衞生人員投入主戰場,其中,軍隊派出4000多名醫護人員。19個省份以對口支援的方式支援湖北省除武漢市以外的16個地市。

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應收盡收、刻不容緩”要求,中央指導組每天與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掰着手指頭算牀位”。

在中央指導組指導下,武漢市部署社區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一般發熱患者“四類人員”分類集中管理,按照“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應檢盡檢、應隔盡隔”要求,持續開展拉網排查、集中收治、清底排查三場攻堅戰。

邊改造,邊收治。武漢數家綜合醫院普通病房經過隔斷、密封,被改造成定點醫院,集中收治確診患者。

幾乎與“封城”同步,“北京小湯山”模式再現武漢。

軍民協作模式,集中收治患者——火神山、雷神山這兩所傳染病專科醫院要在十餘天完工,提供約2500個牀位。

億萬中國人通過“雲監工”,見證了這場時間和空間被極度壓縮的戰鬥。最高峯時,4萬名建設者日夜奮戰,數千台挖掘機、推土機“停人不停機”,巨大的轟鳴聲響徹雲霄。

大規模、強有力的醫療支援行動,極大地緩解了武漢和湖北省重災區醫療資源緊缺的困境和壓力。

但這場與新冠病毒的戰鬥遠未結束,形勢膠着對壘——

22日武漢累計確診5142例,23日累計確診6384例,24日累計確診8351例、210日累計確診18454例……病例增長的曲線近乎一條豎線。

在舉國上下萬眾一心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關鍵時刻,23日,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研究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同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

從離漢離鄂通道關閉到2月中旬,兩個關鍵性的舉措始終有力把控着全局:一是調動全國重症力量自帶搶救設備,“整建制”馳援接管武漢病區;二是採取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的“四集中”原則,將優勢兵力集中在主戰場。

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重點在“防”。

210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北京市朝陽區安華里社區。戴口罩,捲袖子,量體温,在社區居委會,他身體力行,號召全民戰“疫”。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是一場人民戰爭,要相信羣眾、發動羣眾,充分發揮社區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阻擊作用’。”習近平總書記説。

統籌疫情防控和醫療救治兩個戰場。構建起聯防聯控、羣防羣控防控體系,前所未有地採取大規模隔離措施,調集全國資源開展救治。

將“野戰醫院”方艙,創造性地用於和平時期的大規模救援行動,是這場生命保衞戰的“奇兵”。

隨着對新冠病毒的瞭解逐步加深,人們發現,感染者中輕症患者的比例約為80%。數量龐大的輕症患者正是疫情擴散的“水龍頭”,也是重症“堰塞湖”的源頭!

“啓用大空間、多牀位的‘方艙醫院’,這是國家在關鍵時期的關鍵之舉,是中國採取的重大公共衞生舉措。”中國工程院副院長、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説。

僅一天多時間,25日晚10點,位於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的江漢方艙醫院率先啓用,1500多張牀位一次性開放給各個社區送過來的患者,首批三家方艙醫院中的另外兩家也快速啓用。

時值隆冬,武漢雨雪交加。在一天之內籌建數千張牀位,短時間內談何容易。

分配多家武漢大型醫院的負責人對方艙醫院進行全面接管;從防火用電用網,到一日三餐營養搭配,從建立圖書角娛樂室到配備專門的警察力量進行治安巡邏……

228日,16家方艙醫院累計收治患者12000人,武漢患者中每4人就有1人是在方艙醫院治療,做到了“零感染、零死亡、零回頭”。

“方艙醫院是中國成功應對疫情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創新舉措之一。”《柳葉刀》主編理查德·霍頓評價説,這是中國對抗疫情成功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也是世界其他國家可以學習的重要經驗。

216日,武漢再次部署開展為期3天的集中拉網式大排查,摸清底數,堅決遏制疫情擴散蔓延,將感染者真正收治起來。

通過對全市421萬户居民集中開展兩輪拉網式排查,武漢共排查出確診和疑似患者9037人,以及大量密切接觸者,實現了“應收盡收、應治盡治”。

36支疾控防疫隊馳援湖北,調動全國3個移動P3實驗室,破解影響排查和收治的“瓶頸”環節,持續提升核酸檢測能力。

至此,武漢形成了“分級分類收治、輕重轉院順暢”的救治體系:即徵用酒店作為集中隔離點,隔離密切接觸人員;方艙醫院接收確診輕症和疑似患者;火神山、雷神山和同濟醫院等大型綜合醫院收治重症患者,9000多張重症牀位開放。

“人等牀”,終於變成了“牀等人”!

截至217日,新冠肺炎患者從發病到確診的全國平均時間已降至4.95天;武漢重症佔比從初期的38%已經下降到18%。這意味着,武漢早期的醫療擠兑逐漸消退。

提高治癒率、降低病亡率,最終戰勝疫情,關鍵要靠科技。

32日,習近平總書記專程到軍事醫學研究院、清華大學醫學院,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關工作。他強調:“當前,打贏疫情防控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還需要付出艱苦努力。越是面對這種情況,越要堅持向科學要答案、要方法。”

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時刻,310日,習近平總書記專門赴湖北武漢考察疫情防控工作,強調繼續把疫情防控作為當前頭等大事和最重要的工作,不麻痹、不厭戰、不鬆勁,毫不放鬆抓緊抓實抓細各項防控工作,堅決打贏湖北保衞戰、武漢保衞戰。

用藥如用兵,用醫如用將。診療方案是臨牀醫生的治療遵循,也代表着一個國家頂尖醫療團隊對一個疾病的理解。

醫生們逐漸發現,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死因不只是肺部問題,還伴隨多器官衰竭,傳統的通氣、甚至ECMO等手段也無法阻止病人全身衰竭的步伐。

正是在艱難的摸索中,早期插管和俯卧式通氣兩項救治經驗浮出水面,成為扭轉病人病情的關鍵做法。

“關鍵是插管的時機。”重症專家們一針見血,不能因為擔心“插管後難拔管”就不敢插管。

在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成立了一支20人組成的“插管突擊隊”。同時,還迅速組建“特戰尖刀連”,包括護心隊、保腎隊、護肝隊、護腦隊等,與來自上海、青島等地的17支醫療隊協同作戰,救治危重症患者。

為了生命,在所不惜。據統計,至5月底我國重症患者人均治療費用超過15萬元,少數危重症患者治療費用達到幾十萬元甚至過百萬元,醫保按規定予以報銷。

不是因為有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有希望。

將最精鋭的醫療資源向最需要的地方集中,重症救治“一人一策”。截至5月底,我國共成功治癒3000餘名80歲以上新冠肺炎患者,上至年過百歲的老人,下至出生不久的嬰兒,總體治癒率超過94%

“在重大疫情面前,我們一開始就鮮明提出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在全國範圍調集最優秀的醫生、最先進的設備、最急需的資源,全力以赴投入疫病救治,救治費用全部由國家承擔。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可以不惜一切代價。”522日,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堅定地表示。

人們不會忘記這些名字:江學慶、劉智明、李文亮、夏思思、彭銀華……他們以生命踐行使命,用大愛護佑蒼生。一批醫務人員、幹部職工、社區工作者因公殉職。

116日發佈第一版國家診療方案,到50天內診療方案迭代升級到第七版;3次制修訂重症患者診療方案……無症狀感染者可能具有傳染性、康復者恢復期血漿治療等一系列新發現,都及時寫入了新修訂版本中,新冠肺炎醫療救治水平不斷提高。

武漢給世界帶來了希望。48日,武漢“解封”了。

每一個在疫情中逝去的生命是家庭之殤,更是城市銘心之痛。為確保信息公開透明、數據準確,針對疫情早期因收治能力不足導致患者在家中病亡、信息登記不全等原因,417日,武漢市公佈了訂正後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據,其中確診病例核增325例,確診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例。

世界衞生組織當日表示,中國武漢訂正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和確診病例死亡數,是基於對之前統計數據的複核,以不遺漏任何病例記錄。隨着疫情進展,其他國家也可能出現訂正疫情數據的情況,這種數據訂正宜早不宜晚。

424日,湖北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清零;426日,武漢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

生命高於一切——76天,英雄的武漢人民書寫了艱苦卓絕的歷史一幕;1800多個小時,勇敢的中國人民在人類文明史上創造了永誌不忘的驚世壯舉。

湖北、武漢作為全國抗疫的主戰場,取得階段性勝利,但新冠肺炎疫情的潛在威脅仍然存在,全國上下面臨的疫情防控形勢依舊不容樂觀。

327日,隨着一名無症狀感染者從境外輸入,打破了黑龍江省綏芬河市這座邊境小城的寧靜,綏芬河逐漸成為全國“外防輸入”的焦點。

各地專家和醫務人員緊急馳援,防疫物資火速調配,許多湖北歸來的白衣戰士再次出征,核酸檢測實驗室及時建立……經綏芬河口岸入境的新冠肺炎患者得到及時救治,邊境線上築起一道生命守護線。56日零時起,綏芬河市防疫風險等級下調至低風險,生產生活開始有序恢復。

風雨無阻向前進,精準防控戰疫情。除綏芬河外,北京作為首都,疫情牽動着人心。

611日,北京新發地發生聚集性疫情,北京第一時間進入戰時狀態,打響了一場只能贏不能輸的“背水之戰”。通過迅速響應,精準、高效、科學防控,經過26天的艱苦努力,76日,北京本地新增確診病例“零增長”。

719日,北京市政府有關負責人在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宣佈:20日零時起,北京市突發公共衞生應急響應級別由二級調整為三級。至此,一場歷時近40天的戰“疫”,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與此同時,國內疫情防控形勢仍然嚴峻複雜。

同樣在719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研究決定,烏魯木齊市天山區、沙依巴克區為高風險地區;烏魯木齊經濟技術開發區(頭屯河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新市區)、水磨溝區為中風險地區;其他縣(市、區)為低風險地區。

722日凌晨,遼寧省大連市發現一例新冠肺炎本土確診病例。半個小時後,出現確診病例的大連凱洋世界海鮮股份有限公司員工和家屬被就地隔離,企業全面封閉。

一東一西,一沿海一內陸,面對新疆和大連不期而至的突發疫情,中國抗疫的經驗更加豐富,也更有底氣。

科學劃定風險等級,收嚴收緊“管控圈”,推進全面核酸檢測……這是一場與病毒的“遭遇戰”。25天后,816日,大連全域降為低風險地區,全面恢復正常經濟社會秩序。

同樣的好消息,也從新疆傳來。

根據國務院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有關規定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新冠肺炎疫情形勢,經自治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研究決定,自829日零時起,將烏魯木齊市天山區、沙依巴克區疫情風險等級由高風險調整為低風險;將烏魯木齊經濟技術開發區(頭屯河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新市區)、水磨溝區疫情風險等級由中風險調整為低風險。

在與新冠肺炎疫情抗爭的偉大實踐中,黨領導人民一次又一次展現出超凡的勇氣和智慧,用一場又一場勝利,踐行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重要理念。

(三)9月,武漢2800多所中小學幼兒園迎來開學,百萬學子回到久違的課堂。

這座中部大市、九省通衢之地,本色迴歸。

然而,2020年給這座城市和這個國家留下的記憶,永遠不會褪色。

時間的指針,撥回到農曆庚子年春節。

126日,大年初二,闔家團圓的日子。正在江蘇鹽城過年的袁傳偉接到一份支援武漢的“火線訂單”。連夜趕回蘇州工廠的他,卻發現廠裏沒有一名工人。

憑着之前的手藝,袁傳偉硬是一人撐起了一條生產線。連軸運轉了十多天,趕出100多套消毒設備。

打疫情防控阻擊戰,實際上也是打後勤保障戰。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醫用物資和生活必需品應急保供。125日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他就強調,加強有關藥品和物資供給保障工作,加強醫護人員安全防護工作,加強市場供給保障工作。

黨中央統一領導,多部門快速聯動,全國一盤棋,調動各方資源全力供應。

為儘快復產達產,建立重點企業生產臨時調度制度,幫助企業解決原料、用工、物流問題;

為打消企業擴產顧慮,建立國家臨時收儲制度,對多生產的重點醫療防護物資政府兜底採購收儲,對重點企業給予税收、金融支持;

為短時間滿足一線救治需要,國家統一安排產品調撥,嚴格分級分區使用醫用防護服……

生產企業火力全開,短時間實現滿負荷生產;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國石化、比亞迪、小米……數以千計企業跨界轉產。

229日,中國口罩日產能達1.1億隻,日產量1.16億隻,分別是21日的5.2倍、12倍。截至45日,我國一次性醫用防護服日產能達到150萬件以上,醫用N95口罩日產能超過340萬隻,已基本能滿足國內需求。

武漢“封城”後,900多萬人居家隔離。每天需要消耗5400噸糧食、4000噸蔬菜、1200噸肉。中央統籌協調生活物資保障,127日至530日,全國向湖北地區累計運送防疫物資和生活物資超過173萬噸,運送電煤、燃油等生產物資近395萬噸。

“需要跑起來的時候,這裏的人知道怎麼跑。這是許多國家在工業鼎盛時期以後丟掉的本領。”奧地利工程企業安德里茨(中國)有限公司總裁托馬斯·施米茨説。

中外歷史上,大疫大災往往導致社會失序,社會失序又使抗疫抗災雪上加霜。 面臨疫情大考,中國生活必需品、醫療物資、電氣水熱等基本供應總體平穩,關係國計民生的重點行業有序運轉,14億人基本民生得到有效保障,經濟社會發展大局保持穩定。

支撐起一個看似按下“暫停鍵”大國的,是一條條火熱的生產線、暢通的物流動脈,是災難中逆行的醫生、護士,是無數普通的貨車司機、社區工作者、志願者、快遞員、清潔工、建築工人……

“我親眼看到他們身上一種巨大的責任感,要保護好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社區、甚至全世界遠離疾病侵害。那些連續幾周宅在家裏的人,也是疫情中的英雄。”中國—世界衞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外方組長布魯斯·艾爾沃德動情地説。

2020年,決戰脱貧攻堅、決勝全面小康之年。

突如其來的疫情,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

如何統籌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這更是一道艱難的考題。

疫情防控關鍵時刻,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果斷作出部署——

調集全國最優秀的醫生、最先進的設備、最急需的資源,全力以赴投入疫病救治;